一般情况下是原创狗,偶尔画画女孩子们。喜欢的东西多且杂但非厨,近期沉迷于弹丸搅屎棍天团。老婆狛枝凪斗和王马小吉,女朋友七海千秋。这里比较羞射求勾搭呀。
哦对了之前看的大部分都是清水还以为我没有cp雷点其实不是这样的……
我雷日向和苗木的腐向,狛苗或者日狛狛日觉得相处起来很好玩但不希望他们cp,雷所有拆百春的西皮,雷人兽,雷abo
v3只萌最吉吉最,百春,转梦,其他的cp只吃清水
其他有可能刷的东西:蔷薇少女(过气漫画),CCS,神秘博士

突然出现

蜉蝣之梦

现在又重新看了一遍,觉得BUG其实还是蛮明显的。不过暂时心有点累,懒得改了。

如果你刚巧看到了这篇不成样子的东西并耐心看完了,非常感谢。


有一次,我们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。我们醒了,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。

——泰戈尔

Part 1

他走在一片灰扑扑的世界里。胸口的灯蒙蒙发亮。

这地方里人人胸口都有盏灯,无数的灯在雾气中摇摆不定,像萤光,又像坟茔前的荧火,蓝幽幽的,搅扰得人不想说话。于是大家便都安静地往前走。这路上从没人停下过脚步,他也沉默。他身旁的一盏灯也沉默。

路的前方兀地出现了一片完全的黑暗。是个高瘦的人,穿长至脚踝的黑斗篷。他的出现扰乱了灰色的寂静,周安顺忍不住发出...

嗯,已经退出最吉和吉最以及整个v3圈子,想看粮的可以unfo我了

我很可爱,请给我钱

【练笔2】

群里的作业,赶到儿子屠杀现场的母亲 @林乔夕_唉求约稿
夕阳的余晖从西边撒下来落在刷了红色涂料的教学楼上,又从教学楼的楼顶一侧漏到耷拉着的红旗上,像是火光正温和的烧起来。红旗底下的铝合金旗杆也映着金色蓝色的光,烫得眼睛像是被灼伤了。校园里很安静,一如平常的样子——毕竟这个时间学生们理应在上最后一节课,操场上不会有多余的人在,只有几个执勤的保安站在校门口。
郝素梅想掉头回家了。那个电话里的内容像是某个高超的恶作剧,让郝素梅感觉自己是被戏弄了。晚饭还没有做好,她可没闲空耽搁。
但她的脚还是带着她往前走了几步。太阳像是个不愿意炸裂开来的闪光弹,固执地定在昏黄的天空上。她眯起眼,发现那几个保安中有一个人的...

练笔1

猫又跳到了妍希的键盘上,两只黄眼睛圆溜溜的,映着屏幕上蓝莹莹的光,和鼠标上的蓝光一起,一跳一跳。
“滚!”
妍希不耐烦地抓起文件夹拍了猫的脑袋,猫嗷呜一声,惺惺地跑到妍希身旁的软椅上蹲着。妍希撇撇嘴,嫌弃地掸了下文件夹上并不存在的灰尘。
烦归烦,文件夹里是妍希很甲方已经签好的合同,不想做的事情还是要坐。QQ的蓝色对话框已经停了很久,妍希边神经质地用水晶指甲敲打着桌面边盯着聊天框的下方。
水流的声音。妍希扭过头去看,猫不在软椅上,是默生开了饮水机冲一杯速溶奶茶。猫这东西馋的很,不出声地溜到了默生的数位屏上。默生倒也不恼,把奶茶放到一边,挠起了猫的后脑勺,猫的耳朵颤了几下,眼一眯,默生便抱它到一旁去睡了。

可能要脫腐了
突然觉得,腐女子本身的含義是沒救的女人
可能萌耽美並不算沒救吧
原作的直男或者根本沒關係衹是單純覺得萌就湊到一起組cp
有這樣想法的人才是沒救吧
想刪掉之前的cp向同人了……
去蹲原作向和原創了(。)

卧槽卧槽卧槽
千万只草泥马在我心头奔过
让我冷静一下再接着看第11集
卧槽啊卧槽!

【个人向】王马小吉的自白书

【原吉私设ooc有,昆太客串无cp向】

我承认,我是自愿参加这场互相杀戮游戏的。
接到节目组发来的录用通知时高兴的不得了。能够自己亲自参加这场杀人游戏什么的。摆脱日常的枯燥无味的自己,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——这可不是什么人都会有的体验。
但日常的枯燥无味的自己只是平静地接了电话,听工作人员说完了注意事项,最后好好地跟对方说了“十分感谢”,然后好好地挂上电话,继续做还没完成的数学作业。
我的身边充满了谎言。甚至于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谎言。
父母假装还在过着和谐恩爱的生活。实际上早就貌合神离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身高就不再增加了。在发育期的同学中间显得格外瘦小,开始被欺负。
嘛,这种事情在日本的校园里...

只是想吐个槽

贴一下正常情况下在写原创的爫的画风。
对比之下,那几篇同人到底写了个啥,我自己都没办法再看第二遍。满篇烂大街的表述和轻小说翻译腔。
提前预警下可能过几天会停止写同人,之前点了梗的各位对不起了,我尽量填完点梗后停止写同人。但不排除坑掉的情况。

我仍然很清楚地记得12月24日那晚的光景。
那一天是全世界人们的节日。话虽如此,在这个时代,节日已经没有那么特殊了。毕竟只要你想,每天都可以见到红色的圣诞老人和比基尼少女,想和家人团聚也是随时都可以的,只要你的家人还在世。但是人们还是会选择在这一天统一进行各式各样的活动,来庆祝这个早已失去它的本来意义的一天。
作为一个对各种各样的琐碎事情都有点兴趣的人,我姑且还...

1 / 4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